24小时咨询热线:

07308883133

联系我们 CONTACT
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周主任
电话:0730-8883133
传真:0730-8883133
地址:岳阳市岳阳楼区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大厦12楼)

律所动态

“基本解决执行难”对审判工作的矫正正义-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

作者: 本站 来源: 本站 时间:2019年04月02日

肖捷[1]

2016年313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法院工作汇报时表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从2016年计算至今,已是第三个年头,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理念与决心依旧不减,这一中国运动式治理仍在继续推进。

2018年底,我以一名律师助理的身份加入到了法律职业共同体当中,以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成绩在当地法学院名列前茅的决心投入到当地的法治熔炉当中。在这短暂不足半年的办案过程中,我竟感觉我理想中的法治职业生涯快走到了尽头,不是力不从心,因为我很快能适应各种所谓法律思维模式,顺应各种所谓法律人的底线,而是悲莫过于无声。

我以为,司法忌惮的从来不是舆情与现实难度,而是这背后那种捉摸不定的权力意志。如果说现实难度会干扰判决,那也只是问题的表象,更深层次的原因仍是权力对司法独立的干涉,如果只有权力可以决定正义是否到来,或者根本不到,那么法治就只是一个童话。

          如果说,在“解决执行难”的口号出台以前,法官审判时,还能尽力用证据去还原事实,利用所还原的事实进行法律判断。那么现在,坐在前台的法官在司法审判过程中还需要考虑幕后的执行法官的执


[1] 肖捷,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所;湖南理工学院本科四年级。

行难度。为了解决执行难,减少或者杜绝有执行难度的判决书下达给执行局,然后为这种维稳的结论去寻找法律理由。此时,法律方法无非变成了纯粹的工具,法律人便沦为了法律机器。

我以为,法学是一种关于权利与义务的科学,无论如何定义法律,法律在原则上应当尊重每个合乎权利义务规范的个体,即不取决于他的职业、他的学历、他的财富。法律承载着人类共同的道德规范,理应尊重每个个体的尊严,通过正当程序让正义在每个个案中得到践行。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只要被被多数人所蛊惑利用,那不过是践踏个体的尊严,多数人的暴政。

如果说,在“解决执行难”的口号出台以前,法律规则能作为法律人信以为真的司法准绳。那么现在,多数人则是正义,难以执行则是判决理由的言下之意。在法学院和课本上,“标的物先抵后租则租赁行为对买受人不具有约束力”几乎作为口诀在诵读,但实际上,因非法的租赁权人过多,执行的现实难度太大,仍会成为撤销买卖行为的难言之隐。这不是对法律的漠视,而是因执行难所形成的矫正取向,运用到案件审理过程中,偏离且扭曲。

我以为,如果规则只是停留在纸面,所谓弱势与维稳可以任意跳出规则之外,选择性执法一定会导致民众对规则的漠视,整个社会也迟早沦为彻底的反丛林生态。

十八世纪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1]中有一段话令人读来非常不爽,但却道出了某种事实。他说:“令人十分惊奇


[1] 《论法的精神》(上),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第368页。

的是,中国人的生活完全以礼仪为教导,可是他们却是世界上最狡黠的民族……每个商人有三种秤,一种是买进的重秤,一种是卖出用的轻秤,一种准确的秤,这是和那些对他们有戒备的人们交易用的。”孟德斯鸠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正值康熙盛世,西方知识界对中华帝国的成就赞不绝口,但孟德斯鸠却清醒地看到离开法治的道德礼仪不过虚有其表。

失望是有限的,但希望是无限的,不要在个别的人和事上寄托太多的希望,否则人迟早会失望,因为人与事的有限性根本无法承受我们对无限希望的期待。在现实中,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倾注全部的热情,帕斯卡尔说:我们燃烧着想要寻求一块坚固的基地与一个持久的最后据点的愿望,以期在这上面建立起一座能上升到无穷的高塔;但是我们整个的基础破裂了,大地裂为深渊。

法治中国,不在宏大叙事,而在细节的雕琢。在“法治的细节”中,让我们超越结果而明细法治的脉络。